大湘西生存指南(一)

自从我高中毕业,走出温带阔叶林环绕的卡斯特地貌大湘西,结识了一大帮天南海北的朋友,单就我本科室友来说,就包含了国际化大都市沈阳的逗逼、广西北海没事就去越南搞毒品的毒贩子的弟弟、哏都天津的死宅男、三亚幼稚园带头大哥和衡阳学霸。最常被问到的问题包括但不限于“你会赶尸吗?”、“你们那儿上学是都带着手榴弹吗?”、“你土家名字叫啥?来两句土家族语言听听?”

在此我郑重地再回答一次。

第一,我不会赶尸,赶尸在我们大湘西属于贵族运动,没几个闲钱谁家没事儿买几具尸体赶着玩儿练大法?

第二,到我这一代手榴弹几乎绝迹,隐藏在各村寨的兵工厂早已被我党扫清,民间流通的最多只有自行组装的火铳,几乎毫无安全系数可言,因为相关研发人员最高也只有个中专学历。

第三,首先我是一个土家族苗族混血的奇行种,土家族的名字和你皇汉并无二致,土家话要忽悠你们也只能讲几个单词,但是我敢说学校里比我会的多的土家族人不超过三个。

高贵的土家族来源于巴国,大约宋代从丝绸之路迁徙到天朝,当时尚有欧洲血统,汉藏语系藏缅语族,长时间被凶悍的苗族欺压根本来不及发展语言文化,从而导致没有自己的文字,图腾为一头牛象征着族人辛勤地农耕,与苗族相比起来显得十分怂逼。

苗族是我天朝土著,战神蚩尤的后裔,民族的血液里就透着一股黑社会的特质,经过长时间繁衍生息势力范围极大,据我三亚室友说在三亚除了流窜过去的大砍省黑社会的人不能惹,就是当地的苗族人不能惹,不然分分钟被砍得一命呜呼。我问那砍省黑社会能不能惹苗族人,他再次补充了一句傻逼才敢惹苗族人,于是我望向来自沈阳的B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其实大多数人对我大湘西的了解仅限于沈从文一部《边城》,而我作为一个湘西人却从来没能把这本书读完过,因为此书与我的生长环境极为不符,像那种三个十几岁青年的三角恋故事发生在我头上我觉得我是要被清理门户的。在知道了沈从文勾搭女学生以及“我还要入党哩!”的事迹之后,他在我心中的历史地位更是下滑到和“毛主席赛过我亲爷爷”的郭沫若一个档次。

然后可能我苗族大祭司为了惩罚我对民族艺术家的不敬,让我下半辈子都要以编程为生,实在残忍至极。

日常生活中,由于土家族人民行事通常较为怂逼,而苗族各寨子之间内耗又十分严重,两族人民长久以来相安无事,实在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了,大家就一起把大汉民族的外来务工人口按在地上揍一顿,再一起唱歌喝酒。汉族人民在我大湘西是实打实的minority,生存环境及其险恶,连高考加分都要少10分,再苦不能苦孩子,换成我大苗族早就揭竿而起闹革命了。

说到我大湘西就不能不提凤凰县,本来此地依山傍水,孕育了大家公认十分屌爆的文学家、艺术家和大土匪。但后来由于名声在外,引得各地看了两本地摊文学的二流子文艺青年和刚会扒拉几个和弦整体水平处于《吉他自学三月通》的流浪歌手来到此地,除了吹牛逼啥也不会,强行在当地发展第三产业,搞得乌烟瘴气民不聊生。十分奇迹的是在这个交通如此闭塞的地方第三产业居然被这帮盲流子搞起来了,然后当地苗子发现赚外地人钱这个生财之道,果断放下锄头拿起镰刀,抢占地盘并将大批前来谋生的外地人口赶了出去。然后文青们再去凤凰的时候就发现要买门票了,各种物价也一路飞涨。以至于我去年和朋友一起去游玩的时候觉得什么都他妈太贵(这里指本地人价格,外地人有另外一本菜单),在沱江边上找了个麻将馆几人打了一个下午的麻将,输掉我60块钱,拍拍屁股坐车回家了。

不过要是有熟人在古城之中能让你留宿个十天半个月的绝对能爽翻,我以前的一个吉他老师就在古城里有个屋子,没事儿了就弹琴喝酒泡外地姑娘,没钱了就给外地人卖点儿酒,守着自己的小酒吧,偶尔飞两口叶子,简直人生赢家。当时一起学吉他的一个同学后来在他那儿流连忘返了一个暑假,抽烟喝酒无恶不作,直到他爹腰上别着一把镰刀骑着摩托车绕过山路十八弯将他一顿暴打,由于纵欲过度,几乎已一己之力将他老爹变成杀人凶手,缓了半年才逐渐有起色。

在此我再集中回答几个关于凤凰的热门问题。

1.凤凰是不是女文青特别多特别好约炮?

首先我从没约到过,个人觉得好不好约主要看三点:钱包、酒量、脸。这三点同样适用于天朝其他地方,比如西藏。

2.苗族姑娘是不是都那么好看?

第一,你看到穿民族服装在沱江边上拍照的,多是外地姑娘,好不好看你说了算。

第二,我们苗族姑娘,都比她们好看。

3.如何逃票进入凤凰古城?

从江边跳下去,等到了下游再爬上岸边,翻过两座大山你就可以越过入口直插凤凰古城的菊花了。不保证你的人身安全,不过这些技能我们大湘西9岁以上的儿童不能熟练掌握的,不超过三个。

大体介绍先写到这儿,因为我饿了要去吃饭了。各方面的细节容我之后再补充,就这样再见。

评论
热度(4)
  1. 瞅不见Mo cuishle 转载了此文字
© Mo cuish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