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湘西生存指南(二)

之前有朋友提到了土匪的问题,这也是我大湘西一大民族特色。

就我所知,我大湘西地处偏远交通闭塞,又是三省交界之处,自从明清时期就一直处于半无政府状态,貌似《红拂夜奔》的故事背景就在我大湘西?简直就是暴力倾向者的乌托邦,尤其各个苗寨之间的部落战争,更是此起彼伏连绵不绝。想象一下冰与火之歌里某个领主从邻村路过被人骂了一句傻逼,回去就召集自己的banner man要宣战,夺回家族的荣誉,顺便劫掠一下邻村的财物。我大湘西在解放之前基本也都过着这种中二病热血生活。

其中最令我诧异的有两件事。

其一,一次出门旅游,旅游团里有一个姓刘的和一个姓叶的,都来自同一个乡镇。该乡镇有两个大的寨子,基本上姓刘的和姓叶的从6岁到60岁都要互相战斗。大家自报家门之后,此二人犹如有着杀父夺基之仇,一路从张家界互相逼逼到香港,然后实在忍无可忍,在香港某饭店裸衣而战——比谁吃饭吃的多……最终两败俱伤,各自吃得意识模糊。吓得老板以为他们俩是食物中毒,端茶送水,没见过这么勤快的。

其二,我小学一同学,万分叛逆。不足一米四的个头,骑个二八自行车,将一老汉撞得昏迷不醒,盲目逃窜途中不幸被一拖拉机撞晕,险些丧命。拖拉机司机十分镇定,说这孩子跑这么急肯定是干坏事了,撞死了不冤。别人问你怎么知道,可不能乱说啊。司机答道这帮滕家孩子天天打我们甘家小孩,能有什么好人。

从此我跟我朋友遇上流氓,反抗之前都要先认怂叫声大哥,问问别人姓什么住哪里,再考虑要不要动手。

我以前自认为根正苗红,因为爷爷是老红军,祖上又是当地唯一的武举人,自我感觉相当良好。

我问我爷爷打过日本人么,日本人是不是特别凶残,比我们苗族还凶残?

我爷爷打出一张幺鸡,摇摇头表示没见过日本人,只在朝鲜打过美国佬。

我有些失望,但是打过美国佬,应该也是挺牛逼的。

万万没想到,长大之后看了点儿历史,发现朝鲜战争发生的时间太他妈靠后了。于是我又问我爷爷,打美国佬前面那么长一段时间您都干些什么啊?

我爷爷叹口气说,还能干什么,你幺公公打牌逛窑子抽大烟把钱都用光了,我就只当土匪去抢钱了啊。

卧槽当时简直晴天霹雳啊,说好的根正苗红呢?说好的老红军呢?尼玛剿匪之后抓壮丁收编的老红军纯洁性大打折扣啊……

但他老人家不以为然,觉得人生在世,做过山大王又从丛山峻岭中走出去,一直跨过鸭绿江攻下上甘岭,十分痛快。尤其是在到处挂着断掉的四肢和肠子的战场上搜刮美国佬的饼干和牛肉干吃的时候,简直不能更幸福。

你看看,我大湘西的汉子,进可上阵杀敌,退可抱着孙子打麻将,就是这么酷炫。

而我那位考上了武举人的祖上,也是我爷爷就开始给我爸爸吹牛逼,然后我爸爸又给我吹。一想到我以后可能还是得给我儿子吹同样的牛逼,就觉得有些郁闷,我老张家几代人就这么一个拿得出手的啊卧槽。

有一年我十分不甘地问我爸,父皇,我现在也是家中这一辈唯一一个考上正儿八经大学的了,以后历史地位相比武举人老祖宗如何?

我爸十分不屑,扭头到一边,答道,你们现在这大学扩招,你现在考个大学,虽然名字是大学,但我觉得和我以前考上中专应该属于差不多的水平,谈不上什么历史地位。

真是印证了那一句黑你黑的最狠的永远是你的爸妈。

幸好我妈是帮我说话的,当即指出我爸是复读了几年才考上的中专,相比起来我没有复读,地位可能能高那么一丁点儿。

呵呵,真是亲妈啊。

即使我现在浑浑噩噩混到了烟酒生的职称,但在家里却还是只能享受中专生的待遇。我大湘西重武轻文,就是那么高冷。

时间不早了,洗洗睡,有空再写。

呵呵,我大湘西的汉子,就是这么随性。


评论
© Mo cuish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