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

火车到站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看了眼手机,22:20,目测没有意外的话百度的员工们也已经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了。出站的人群缓缓地将我挤出闸机,心中不由得骂了一句妈了个逼,这么晚没公交车就算了出租车都得排队。

出租车载客区早已排起了回形队列,保安小哥懒散地指挥大家轮流上车。身边不时走过一些靓丽的姑娘、秃顶的中年男人、面相凶恶的更年期妇女、和我一样一脸衰样的屌丝,偶尔会有个把打扮的十分白嫩浑身上下只写了一个"潮"字的小伙子带着一个打扮浮夸却迫于先天条件并不能算漂亮的妞,大家心照不宣的在心中骂一句好逼都让狗操了,继续随着队伍默默前行。

等了不知道多久,我终于坐上了一辆空车。

去哪儿?

江南路。

出租小哥点上一根烟,顺手把“空车”的牌子按下,挂档,踩油门,一气呵成。小哥这一脚油门踩得很猛,汽车加速的力量由椅背穿来,整个车如同一粒刚被发射的精子朝着黑暗的出站通道绝尘而去,赶着投胎一般一路连超数车。

汽车到地面之后,我也点上一根万宝路,望向窗外微亮的远方,仿佛史蒂芬霍金在思考宇宙的秘密。当然我不是一个科学家,我只是一个码农,我所思考的仅仅是这趟车又得花掉我多少搬砖的工钱。

今晚的气息十分反常,一根烟的时间似乎比平常短了不少,出租小哥的烟不知何时早已抽完,余光瞟到码表我才知道为什么今晚气息这么反常,这尼玛不声不响一辆破出租一出火车站已经开到了90KM/H,我真想让小哥赔我半根烟但考虑到人生安全决定还是先怂一怂。

由于路面不平,汽车一直在颠簸,从外面看起来车里的人肯定跟喝了四五瓶最便宜的啤酒跑到音乐节的盲流子一样,不时地上下摇晃,紧随节奏pogopogo。

我有点儿忍不了,跟小哥说你开慢点儿,注意安全。

小哥说没事儿,我这还没往快了开呢,放心。

我心中大骂你他妈放屁,自从我上了车就他妈只见你超别人,能并驾齐驱超过10秒钟的一辆车也没有,还怎么往快了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长了一张臭脸,几乎所有的出租车司机基本都不愿意主动跟我说话,包括北京的吹牛逼专业户的哥。

这位出租小哥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是这样的。

看到刚才那辆摩托车了吗?真他妈牛逼啊,拐弯都不减速,我超他的时候都开到85了。

我说小哥你太谦虚,你现在都已经开到95了,而且之前还超了一辆救护车,我觉得还是你比较牛逼。

说完遇到红灯,车一停稳小哥就开始玩手机,不知道跟哪里的妹子发着微信。

你说微信里的女孩漂亮还是陌陌里的女孩漂亮?哪个比较好搞?

我大吃一惊,原来小哥也是个性情中人,只可惜实在是问错了人。我说好不好搞得看有没有钱,好不好看得看美图秀秀的操作水平。然后硬生生把“好哥哥你是怎么搞的教教我好不好”憋了回去。

这时小哥点开一条微信语音,一个萎靡的女声传了出来“300一次,戴套。”

操!怎么是个鸡?!

小哥十分惊讶,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汽车发出一阵悲鸣。

我也十分惊讶,想不到大保健也已经走上电商这条路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啊卧槽!然后又一想这也意味着大家都利用码农开发出来的工具到处打炮,而多数码农却躲在群租房里下片儿自撸,搞不好遇上扫黄打非还被巨额罚款,不由得悲从中来。

小哥愤怒的问我,你说谁那么傻逼上微信花钱找鸡啊?这些女的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我说我特么哪儿知道,你好好开车少玩儿手机好么?操!都绿灯半天了你再不走后面车要撞我们了。

小哥幡然醒悟,带着满满的怨气怒轰一脚油门。看着路灯靠近又远离,我掐指一算,估摸着小哥目前为止至少已经超了30辆车了。

我忽然间觉得这位出租小哥十分像一个geek,到了夜晚格外亢奋,凭着自己一手过硬的本事谁也不屌,见谁超谁,救护车也不例外,游走在交通违规的边缘。尤其是那副黑色方框眼镜和唏嘘的胡茬,方向盘换成键盘简直毫无违和感。

我把自己的这个想法跟小哥说了一下,小哥嘿嘿一笑,说到:“谋生嘛,其实大家的职业都是相通的,你们做软件让我们约炮,我们开车带你们去约炮的宾馆,这叫互利共生,懂吗?就像犀牛和犀牛鸟。哪一天你们要全部都撂挑子不干了,能急死我们,我们不干了你们也照样急死,从火车站走过来你得带多少干粮啊。”

我心想妈的老子好歹是个高级知识分子,你特么是个体力劳动者,怎么就跟我一样了,而且重点在于你们用我们做的软件约炮,我们还用我们做的软件下片儿,而且你们都特么用盗版软件,我们太他妈亏。但实在不好反驳,只好附和道你说的对。

突然小哥一脚刹车,又点了一根烟,说:“到了。”

一抬头我操还真到了,起码比平常快了5~10分钟,心中暗暗敬佩,我遇到的上一个开车这么野的司机还是我的基友牛乡长,在只能走一辆车的乡下泥巴路上一骑绝尘,而我在那条路上只开了10分钟就险些将车开到山沟里去。

下车后我望着小哥飞快地调头离去,不知道微信或者陌陌上哪个姑娘又要成为猎物,心里似乎有一句话总也没说出口。

进门前我点上一根烟,缓缓抽了一口,回想了一下这位有些疯狂的出租小哥,我想起来,原来我心里没说口的那句话是——“还有两块钱没找我”。

评论
© Mo cuish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