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成为一个大喷子的

偶然看到唐大夫的日志,有一种尼克杨见到科比的感觉,为什么这么说呢,一是因为科比是尼克杨的上限,而此时的我看到这种级别的吐槽,油然而生一种初中生看到大学狗吹牛逼的情怀,我觉得即便我再如何如何,这也就是我的上限;二是因为尼克杨和科比相似的地方,除了打铁也没有什么别的了,就好比我跟唐大夫相比,也就只能跟上他耍流氓说废话晒下限丢节操的水平,你要我向他学习如何留洋变成机智酷炫留学生而不是吹牛装逼废话篓子段子手,我也只能说这个游戏真难玩了。

至于我到底是怎么成为一个大喷子的,这事儿得从我小时候说起。

小时候家里穷,当然现在也穷但这是后话,正儿八经按点儿吃饭的日子里,我基本上还没到点儿就已经饿昏在床上了,然后我慈祥的父亲估计就觉得我是上一顿还没消化完,就不给我喂奶了。稍微大一点儿能记事了之后,发现有没有东西吃完全取决于哭声够不够大够不够惨,于是将所有天赋点点到了这个技能上。饿了,哭;摔跤了,哭;电视声音太大,哭;电视声音太小,哭……这些时候基本上有两种结果来了解我,一是拿奶瓶堵住我嘴,二是先打一顿再拿奶瓶堵住我嘴。08年三鹿出事的时候,我还在网上发过帖子表示一定要严打三鹿集团,那个帖子用词之下流估计也是我语文水平的巅峰了。当时,还没有人知道我小时候喝的就是三鹿。有人不信,问我为什么记得自己喝的什么牌子的奶粉。那是因为我特么每次都是哭到兴起的时候被奶瓶堵的嘴,几次差点儿呛死,老子记住它不应该么,还有人特么记得自己没出世的时候被毓婷打过大难不死呢,多年以后你可能也记得你躺在病床上打的最后一瓶葡萄糖是进口的还是国产的,那时候你就明白了。

一说到不重要的我特么就话多,总而言之,小时我就营养不良,外加长的不矮,看上去十分的机智灵活。一机智灵活,就注定了打架是打不过跟你同龄的高胖稳的。高胖稳这类存在其实一般情况下都非常的憨厚可爱,一般不会与你发生肢体冲突,而同龄的小女孩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小孩子五六岁活泼可爱,七八岁讨人嫌,邻居家的女孩发育尤其的早,估计四五岁就开始讨人嫌,我四五岁时,大部分时间活泼可爱,另外的时间就花在研究如何喷她了。那个时候晨练的老头老太太还没有现在这么有组织有纪律的大规模出现在一个地方,于是我经常性的上学去的路上跟她对喷一路。当然由于词汇量的原因,我当时还只会“反弹”“反义词”几个攻击力不大的招数,偶然的一天我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日你妈”,局势从此在我的掌控之中,我变成了一个小喷子。

后来进了初中,处于青春期边缘大家相继开始进入了学习的黄金期。我命好,认识了一堆狐朋狗友,大家非常勤奋地互相学习,我们都变成了喷子。当时网络还不发达,也还没有喷子那么一说,其他同学说我们嘴巴贱,我想了想觉得他们说得对,但同时觉得他们就这么冠冕堂皇的说我嘴巴贱不太好,然后就动用各种新鲜词汇把他们一个个都喷哭了。

勃然大怒,上来三句话不离“逼”字的,是低端喷子,此类喷子不用花大力气补充自身的姿势水平,但必须要长得凶,比如微博上某因骂人被罚款的老师;泰然自若,引经据典,谈笑风生中就把人给喷了的,是中端喷子,这类喷子比前一类就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你问我谁是这类的代表,我只能说呵呵你还是图样图森破啊;高端喷子,是类似于单口相声演员的存在,喷人其实都是自己逗自己乐呢,偶尔遇到知音,领会了内涵之后相视一笑,深藏功与名,闷声发大财。

照这个标准来看,我在初中时,就已经是个中端喷子了。常常因为把同学喷哭了被叫去办公室一日游。老师说:你为什么骂他。我说老师我真没骂他,既没有点名道姓也没有说脏话,我敢向毛主席保证。不巧当时我们的班主任是位更年期妇女,虽然我说的全是大实话但是还是免不了被这么一个悍妇拿扫帚把一顿毒打。更令人绝望的是,她的逻辑是打谁的时候扫把打坏了,那个人就应该赔偿公共损失。现在想起来,有一种遇上强奸了还得自己付钱去买套的感觉。

再然后,老子学会逛贴吧了,还就爱逛魔兽世界吧李毅吧,这令我喷人的水平突飞猛进,从城南走到城北喷一路的垃圾话都不带重样的,瞎话牛逼张嘴就吹,可是由于意识实在是太过超前,当时没什么听得懂,空有满嘴跑火车的震慑力而杀伤性并不强。现在想起来,一股“我雷锋做好事不留名,你就叫我红领巾吧"的感觉油然而生。

高中了,大家都成熟了,对喷的情况鲜有发生,多数情况不出三个回合就高下立判。但是可喜的是课间还是他妈的十分钟,这十分钟尽他妈给围观群众讲相声了。我要是知道了我哪个同学以后搞了什么脱口秀,一定把当初他围观别人喷人,还拍手起哄”再来一个“的事情给抖出来。

本来我不觉得我是个大喷子,我以为这是我生活中为数不多的坚持下来了的爱好,是种值得发扬光大的精神。麻痹都怪你们炒作的,我特么都信以为真认为自己是大喷子了我操。上了一个还不错的大学对我来说很大的麻烦就是我可爱的同学们没几个是跟我一样受过了这样的熏陶的,大一的时候,一句简简单单毫无杀伤力只能拼肺活量的”操你妈“都能镇住我身边80%的人。你们真的是太纯良了,纯良到我想把”操你妈“变成”我想与你的母亲进行性交“来跟你们交流。大学四年了,我基本是没有怎么高强度喷人的,写吐槽日志这种事情实在不适合我这种拖延癌,功力早已废了7成,谁再说我大喷子那我真心认为炒作能力是王道。。。

评论
© Mo cuish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