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个视频,汪峰在南京的演唱会现场,跟观众吹逼说他看到了南京的骄傲——李志就在第一排blahblahblah然后第一排坐在李志身旁的人唰的一下站起来左顾右盼嗷嗷嗷的喊。剩下逼哥笑呵呵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我大概花了3秒钟打了20个哈然后转发了微博,觉得卧槽真特么逗啊。

过了几个小时想到李志当时那个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表情,想再看一遍发现原po已经删除了,顿时我十分悲伤,仿佛自己就是那个在人群中间那么孤单的圆脑袋戴眼镜的发福男子。

虽然只听过他的歌连现场都没去过,但李志这个人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真诚,我这里说的真诚不是说他不装逼,他是真逼,但没那么多张牙舞爪装腔作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和罗永浩挺像的。而且歌词基本都俗的一逼,十分对我这种尚未脱离低级趣味的中二晚期青年胃口。但是也不能太俗,怎么叫太俗呢,比如说明明写个俗气到要死的大学青年爱情故事非要套上个流川枫与苍井空的壳子,我就觉得特别俗,再说了有谁管自己女朋友当苍井空啊我操。说到这里仿佛表明了我黑撒一生黑的立场,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我三观正得一逼,哪天黑撒要写出了牛逼的歌,我照样吹。在我的词汇运用体系中俗并不是一定就一个坏词,和Gay一样,你看我说李志的歌俗,但是我就挺喜欢的,我觉得Fitch的衣服挺Gay的,但我也挺喜欢的。真正意义上没有什么正面意思的词(除关系特别好的人之间使用)就只有“傻逼”,言简意赅、掷地有声,要是不过瘾可以在前面加上“大”或者“臭”之类的形容词。举个例子,“马頔是个大傻逼”就没有任何的正面意义在里面。

除了歌之外,李志的唱功真是不知道从哪黑起,完全就没有嘛,还黑个JB啊。你们黑汪峰破音阿信走调还有个CD版给你对比,逼哥这CD版里唱的也他妈不知道在干啥啊。所以说总结起来有以下几点:李志唱别人的歌,负分;别人唱李志的歌,负分;李志唱李志的歌,还成。比如《米店》,最难唱的第一句“三月的烟雨飘摇的南方”,张玮玮唱的多好啊,李志就唱不出来;你让别人也一开口就来一句“谁的父亲死了”,我觉得也是唱不出那个味道的。挺让我欣慰的一点是大家翻唱的时候,更喜欢“一生要强的爸爸”之类,并不会动不动就“谁的父亲死了”,这让我不必老是去寻找“请你告诉我如何悲伤”的答案。

都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比如汪峰,天天被轮,被黑的亲妈都不认识了,但要是他没火,我觉得在中国滚青当中能被吹到天上去“操你妈,生来彷徨听过没有,去听啊,牛逼!”。然而民谣这个范畴里仿佛并不存在这种状况,因为真没几个拿得出手的,哪儿舍得那么黑啊,被黑的多的基本都是脑残行为太多或者脑残粉的脑残行为太多。你看周云蓬张玮玮小河,你能黑他们啥?不过我觉得没事儿黑一黑也没什么不好,黑来黑去,也就黑出感情了,也就放不下了。土摇界我唯一不敢黑的是声音碎片,因为总觉得黑了之后唐大夫能夜袭2000公里把我撞死在搬砖路上。

写到这里我也不知道我是要吹李志还是要干啥,听歌儿这事儿吧,还真挺靠缘分,不是说非要技术强天赋棒大家才会喜欢一个人的歌。以我为例不知道几岁哪年看电视听了首孙燕姿的歌就入坑了,咱们平心而论我大燕姿女神唱功好不好啊?一般般吧,不算太差。那好不好听啊?操你妈当然好听啊朋友。所以说,你看了我BB的这么多东西还是觉得李志的歌特别难听,是很正常的。因为我们喜欢什么,往往不是自己所能够选择的,主观上的东西没那么多悉心算计,多的是阴差阳错。

我只是觉得,对这个世界真诚相待的人,坏不到哪里去。李志主要是不避讳市井和低俗,不过分装逼或者说深谙装逼之道不装自己装不了的逼,我们称赞这样的人真性情。不过并不是说真性情的行为就是真诚,还得分情况,不幸的是,多数情况下的真性情,仅仅是傻逼而已,比如许晴?







评论(1)
热度(2)
© Mo cuish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