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土豪科学家朋友金博士

我和金博士的相识完全是一个偶然,就好像两条平行线,被一个傻逼的学生硬是算成了相交。

金博士就像魔兽里的阿尔萨斯,出身高贵,但却自甘堕落,好好的圣骑士不当,非要骑个大羊,拿把大剑,一副蔱玛特装扮整天四处乱丢大便。有时候你分不清金博士到底是个立于人类智力巅峰的科学家还是一个带着百达翡丽抠脚的精神屌丝,而我就要单纯得多,众所周知我是一个一旦脱离了低级趣味就会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于是我跟金博士臭味相投,一拍即合,相见恨晚。

金博士其实并不是博士,我刚认识他的时候我俩本科都还没毕业,不过金博士成为博士只是时间问题,我本科毕业还需要综合努力程度、导师心情等多方面因素。金博士从小见多识广,经常给我科普一些电子产品、科技、经济、妇幼保健、母猪配种、宠物阉割等等多方面的基础知识,让我觉得自己半只脚踏进了学霸的世界,于是我开始叫他金博士。直到有一天金博士住院了,我抱着蹭水果吃蹭牛奶喝的心态跑去看金博士,一进门看见金博士兴致高昂地正和另一学霸研究挂吊瓶的那玩意儿的设计到底是有几个自由度,应该怎么设计才能更加好用以及室内的电杠其实不是一直在发亮是按一个固定的频率在闪动,我顿时觉得姿势大涨,回去又可以和逼哥装逼了,博士这个头衔在这个环境下不免显得逼格低下,开口就来了一句“小科学家好”。

金博士对“小科学家”这个称呼表示十分的不满,觉得自己的逼格受到了不可原谅的侵犯,但是当时的我还不知道他的土豪身份,又怎么会鸟他呢。

直到有一天金博士再一次给我科普经济知识的时候,我才对当初的冒犯后悔不已。那天金博士正给我分析kindle和ipad的优劣以及适用场合,我正拿着笔在小本子上记着准备回去提升逼格,以便掩盖我两个都买不起的事实。金博士忽然拍案而起:“我操现在说的我对kindle5动心了!怎么办?”

“那就买一个啊,这也不算乱花钱,看书嘛,不能算败家。”

“那我家里扔着的那几个怎么办?!”

我恨不得把前一句话吞回去然后给他跪下。之后我旁敲侧击,挖出了金博士家里并不是开矿的老板等等没什么大用的信息。这让我非常的疑惑,在我的价值观里,只有矿老板同样的东西买好几个然后扔家里不用才是合情合理的,其他人这么干都是傻逼。

当天金博士以一种前所未有的认真的语气跟我说:“你以为什么行业是真土豪?我告诉你是科学家!随随便便一个实验仪器就好几百万,弄坏了跟玩儿似的!”时间长了我已经记不起当时我内心的感受是像听到人与自然里赵忠祥那直击心扉的男中音的豁然开朗还是星光大道毕姥爷“倒数五个数”那般草泥马奔腾而过的震撼。但这句话就像西大直街上24小时的肯德基一样,照亮了灰暗的本科末期阶段,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人不应该忘记最初的梦想,而我最初的梦想就是小时候吹的那个牛逼——“我长大了要当科学家”。

其实科学家也不是高不可攀的,就像金博士一样,他们也就着大蒜吃烤串,聊天的途中也冷不丁说两个黄色笑话,逼急了也说操你妈。我跟金博士成为朋友就是一个铁一般的事实,金博士可以高贵冷艳的跟人讨论摄影艺术里的德味、解像力、草莓陶,也可以听着农金土摇巴主席跟我这样的屌丝谈笑风生。

今年巴主席5.13开现场的时候,金博士第一时间给我发送了新闻,我惴惴不安给他发了一句祝你平安。然而科学家的机智是我等所不能企及的,金博士说:“傻逼才去看啊,挤的跟什么似的,出VIP票了我再去。”但是我觉得按照巴主席的尿性,金博士开启土豪模式过去甩两万块钱在台上,让主唱滚下来自己上去唱都能成。于是斗胆提出了这个提议。然后金博士博爱的世界观再次刷新了我的眼界“那特么还不如和巴主席约一炮”。

于是我第一次开始反省自己的交友策略。

总而言之,金博士机智、乐观、身高不会让人有压迫感、讲的一手好笑话、搞的一手好科研、文能陌陌泡学弟,武能背得动比自己还大的包、进能调戏博士,退能殴打小学生,最重要的是——有钱,非常有钱。但这一切的一切,都没能阻止金博士在单身的这条路上越走越远。看到这里你们一定觉得我尽写些金博士的优点,接下来就要给他征婚了。

并不是!鉴于金博士刚刚删了我好友,我要爆出金博士的缺点!

金博士有很多致命的缺点,比如说金博士其实是女的,又比如说金博士是处女座。。。

写到这里我已经微微感觉到了背后还夹杂着来自帝都的PM2.5的杀气,再写下去金博士必定重金悬赏想要取我狗命。但是作为男人的尊严我还是要写最后一句!

土豪,别删我,我们继续做朋友好不好???

评论
© Mo cuishle | Powered by LOFTER